笔趣阁 > 傲月天章 > 第七百九十一章神秘杀手

第七百九十一章神秘杀手

笔趣阁 www.biqiuge.com,最快更新傲月天章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?”听到易水寒的这句话后,夜凡顿时大惊失色,“三个守铃人一夜……被杀?”

    “不错,”易水寒一边点头一边对夜凡说道,“昨日我收到密报,浙江天剑山庄的少庄主林怀之,天台山幽冥谷谷主南宫傲,以及隐居在素女峰上的素女剑传人慕容秋月,三人在同一个时辰被杀,而他们三人的另一重身份,便是守铃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他们三人就是守铃人?”夜凡皱眉问易水寒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因为我也是九个守铃人之一,”易水寒回答道,“而且他们手中的黄铃、绿铃、蓝铃,我都亲眼见过,绝不会错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守铃人?”夜凡警惕地问易水寒,“我怎么才能相信你?”

    易水寒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伸手从怀中取出一方三寸大小的木盒,直接隔空抛给夜凡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夜凡伸手接住木盒,将其打开。

    当见到盒中之物后,夜凡的表情瞬间变得凝重。

    木盒之中,一枚流光溢彩、紫光夺目的精致铃铛赫然在目!

    除了颜色之外,这铃铛和自己怀中的那枚铃铛完全一模一样!

    这易水寒果然是九大守铃人之一。

    夜凡想到此处,将木盒重新盖好,抛还给易水寒。

    “这回相信了?”易水寒一边将紫铃重新放入怀中一边反问夜凡。

    “他们三个是怎么死的?”夜凡皱眉问易水寒。

    “天剑山庄的林怀之是被他的随身宝剑一剑封喉而亡;幽冥谷主南宫傲是被对方用邪术生生碾碎元神,气绝身亡;而素女剑传人慕容秋月死得更惨,其手中神兵飞花剑被对方寸寸震断,每一寸残剑都钉在了慕容秋月的各大要穴之上,透骨穿胸而亡!”易水寒皱眉说道,“林怀之的剑法快如闪电,剑气汹涌,却被对方用自己的剑一剑封喉;南宫傲的阴阳秘术出神入化,遣神御鬼,无一不精,却被对方碎魂碾魄;慕容秋月的飞花剑气施展起来宛如片片飞花,落英缤纷,招招攻人要害,结果却被对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!很明显,对方是有意羞辱他们三人,分别在他们三人最擅长的领域将他们杀死。”

    夜凡听后双眼一眯。

    凶手不仅修为高绝,而且出手狠辣,极为自负!

    “查出凶手是谁了吗?”夜凡问易水寒。

    易水寒缓缓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他们手中的三枚铃铛也被夺走了?”夜凡再问。

    易水寒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夜凡的脸上现出一丝忧虑。

    谁拥有与九鼎相对应的九铃,谁就可以畅通无阻地进入九鼎结界之内,甚至可以得到九尊神鼎上的内刻铭文!

    “得到三枚铃铛,此人便可以直接得到三尊神鼎上的内刻铭文,连神鼎结界都可以畅通无阻,”易水寒皱眉对夜凡说道,“此事事关重大,所以我特意前来告知于你,让你小心为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怕那人会对我下手?”夜凡抬头看向易水寒,神色凝重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易水寒直接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他若真的来找我的话,或许是件好事。”夜凡平静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此人修为之高,世所罕见,你万不可小视与他,”易水寒对夜凡说道,“那三人修为虽然远不如你,但既然能被九铃选中,肯定也绝非泛泛之辈。据我从现场的观察来看,这三人连出招的机会都没有,就被对方一招致死,凶手出招速度之快,可想而知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找我,恐怕不仅仅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吧?”夜凡开口问易水寒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易水寒反问夜凡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你肯定怀疑过我就是杀害他们三人的凶手,”夜凡开口对十丈开外的易水寒说道,“但是你又不敢肯定凶手一定是我,所以你才会跟着我到这里,暗中观察与我,对吗?”

    “你很聪明,”易水寒听后笑道,“我来之前,的确怀疑过是你做的,原因有三,其一,你在寻找九鼎。为了救你妻子真魂,你要集齐九鼎上的神秘花纹,参悟上面的上古秘术,这样一来,你就有了杀死他们三人的动机。得到他们三人手中的铃铛,你就可以轻松穿越结界,毫不费力地得到花纹;其二,能在一个时辰之内分别将相隔千里之外的三个高手一招杀死,凶手的修为之高,世所罕见,其身法之快,举世无双,而你身兼两大绝学,又已得到天魔之力,已成魔界之君,再加上除魔大会上渡过天劫,完全有能力做到这一点;其三,你的前世邪月亦正亦邪,桀骜不驯,而你这一世不但继承了邪月的邪气,还得到了天魔之力的杀意浸润,再加上三人的死法极为羞辱,完全符合你的行事风格,凭此三点,我完全有理由怀疑你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怀疑我是凶手,为什么不直接问我?难不成怕我说谎?”夜凡问易水寒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有理由怀疑凶手是你,但是我同样也有理由相信凶手不是你。”易水寒笑着答道。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说?”夜凡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确有杀死他们三人的动机,但是细想之下,这个理由似乎根本站不住脚,”易水寒解释道,“以你现在的修为,根本不需要九铃就可以完全打破神鼎结界,况且你需要的只是鼎身花纹,并非鼎内铭文,此其一也。”

    “其二呢?”夜凡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确有能力在一个时辰之内杀死三人,但是话说回来,能在一个时辰之内杀死三人的不仅仅只有你,也包括我。”易水寒接着说道,“仅凭这一点的话,我也有嫌疑。”

    夜凡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其三,你虽然继承了上一世的邪气,又被天魔之力无尽杀意所浸润,但是通过我的观察不难发现,你并不是一个嗜杀之人,”易水寒说道,“落雨村的恶鬼头目被你收入座下,洗心革面,重新做人;这土城之内,你打通水井,重获甘泉,造福一方百姓,不求名,不为利;这两件事足以说明你的为人,所以杀死三人的高手并不是你,而是另有其人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只要你明白一点,就可以完全证明我的清白。”夜凡笑着对易水寒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是哪一点?”易水寒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杀人,但杀的都是一些该死之人,从不会妄杀好人,凭此一点,这件事就不是我做的。”夜凡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易水寒笑着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说到这个凶手,我倒是忽然想起一个人来。”夜凡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是谁?”易水寒听夜凡这么一说,顿时眼中一亮。

    “我当初在得到天池中的神鼎花纹之后,曾在岸上碰到一个元神出窍的老者。”夜凡对易水寒说道。

    “元神出窍的老者?”易水寒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此人当时身穿金色龙袍,腰系蟠龙玉带,自称是大宋皇族嫡系后人,”夜凡对易水寒说道,“此人为了重新夺回大宋江山,所以四处寻找九鼎。当初他已经得知天池之下有神鼎,并且一语道破我寻找神鼎的目的是为了上面的神秘花纹。”

    “大宋皇族后人?”易水寒眯起了双眼。

    “此人修为着实不浅,这件事会不会是他做的?”夜凡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当时还对你说什么了?”易水寒问夜凡。

    “他当初想与我合作,让我得到神鼎花纹后将神鼎位置告知与他,他若是找到神鼎,就将神鼎位置告知于我,让我得到花纹。”夜凡回答道,“总而言之,就是相互合作,我得花纹,他要神鼎,各取所需。”

    “你同意了?”易水寒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摆明了要利用我来打破神鼎结界,我怎么可能会上当。”夜凡说道。

    “此人修为高绝,又知道天池之下的神鼎所在,看来嫌疑不小,”易水寒自言自语道,“看来我得派人好好查查此人的底细了。”

    “青衣社高手如云,个个身兼异能,一定能够查到此人。”夜凡说道。

    易水寒一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易先生这次搞这么大的动静,不会就是为了引我上来吧?”夜凡笑问易水寒。

    “引夜先生上来只是其一。”易水寒笑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这还有其二?”夜凡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,”易水寒笑道,“夜先生给这里打通了五口甘泉,那我就给这方圆百里痛痛快快地下一场雨,消消这里的暑气。”

    “易先生的本领真是让人羡慕,”夜凡笑道,“我费了半天劲,才打通几口水井而已,而易先生只是一个念头,百里之内,便尽得雨水滋润,夜某真是自叹弗如啊。”

    “夜先生太过誉了,”易水寒说道,“先生身兼阴阳绝学,手握寒炽之力,易某才是自叹弗如才对。”

    夜凡一愣,随即释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你我都是守铃人,对于这三人被杀之事,务必要小心为上,万不可掉以轻心。”易水寒对夜凡说道,“只要此事一有眉目,我就会去找夜先生。事不宜迟,我现在就赶回总社,派人查查那个大宋后人是什么来路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易先生了。”夜凡对易水寒拱手说道,“我等易先生的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易水寒一笑,拂袖一摆,凭空消失不见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