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绝世符神 > 第六百三十三章 残忍的战斗

第六百三十三章 残忍的战斗

笔趣阁 www.biqiuge.com,最快更新绝世符神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随着君邪的声音落下,他的身影,又是从一个诡异的地方出现,无声无息,悄然靠近萧羽的身旁,再一次对萧羽出手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这一次,萧羽身上的伤口,又再多一处,鲜血也如泉水一般涌出。

    观战的众人还未来得及感慨君邪的恐怖,异变突生,只见萧羽突然伸手,一手探出,忽然间抓住了神出鬼没的君邪!

    所有的人,无不大震!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鲜红的血液,艳丽如花,于空虚之中绽放。

    暴君君邪,他那忽东忽西,神出鬼没的身影,在这一刻彻底显现,并且在他身上,也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洞!

    所有的人,都呆住了。

    萧羽是怎么做到的?要知道在此之前,他还只能被动挨打,接连受伤,全然没有还手之力,但此刻,他却忽然间捕捉到了君邪,并且成功反击!

    此时此刻,君邪脸上那疯狂中透着可怖的笑容,似乎也有些僵硬。他负伤之后,又一次消失在虚空之中,过了许久,都没有再出现。

    “萧羽这是运气?还是已经看穿了暴君的手段?”

    “大概……是运气吧!”

    那些先前还认定萧羽必败的人们,在君邪出手的这间隙中都有些发呆,本以为已经是无法逆转之局,却不想,情势突然来了一个逆转。

    只是,虽然萧羽已经开始回击,但也仍是难说这是不是巧合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暗中的暴君,似乎也在惊疑,过了很久之后,他的身影才再一次出现,对萧羽继续出手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两个声音,几乎是同时响起,第一个声音,是萧羽身上再多一个血淋淋的洞口,而第二个声音,则是暴君身上的鲜血,再度染红了天空!

    如果说第一次回击只是巧合,那么这连续两次,就绝对不只是运气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!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间,暴君大笑了起来,笑声兴奋而又疯狂。这一次,他没有再隐去身形,就在虚空之中大笑。

    他身上多处伤口,其中两处更是恐怖,不断渗着鲜血,然而他却在疯狂大笑,这样的画面,只让那些观战的人们感觉诡异万分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实在太令我惊喜了,先是破我神体,现在连我的魔体也破了,好!实在是太好了!”

    君邪不断大笑着,因为他发现萧羽实在太强了,本已是必败的局面,居然又逆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萧羽确实已经看破了他那种手段的奥秘,正因如此,他才有了反击的手段。

    原本,萧羽对于这一战,有许多复杂的心情,因为这一战他背负了太多,已经不仅仅是关系到自己,而且此战若败,对他来说后果非常严重。

    而且,君邪已经成王,但他距离王境却还是差了一些,是以此战开始之前,他就没有多少把握,甚至,他的心里已经做好了战死的准备。

    先前对轮回殿人们的交待,以及将身上的东西都交给石人,这些都代表了他对此战的不坚定,觉得自己有可能会在此战之中战死。

    而这种不坚定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便是道心不稳,道心不稳,本身也是弱小的一种体现。

    若是真正拥有无敌之心的人,是绝对不可能有这种心境的,也因为这种心境,萧羽在此战中有太多顾虑。

    在先前,他心中突然明悟,一下冷静了下来,在内心坚定的同时,也很快就明白了自己当前的问题所在,他并非实力不够,而是一直被他忽略了。

    冷静后的他,稍一回想,便也察觉到了暴君那诡异速度的奥秘所在。

    魔化之后的暴君,可以藏身于各种影子之内,但凡只要存在影子的地方,他都可以随意隐去,而后也能从其他随意一种影子当中现身。

    人的肩上,会有自己头部的影子,衣服上,会有头发的影子,脚下会有身体的影子,草木有影子,石头有影子,甚至就连天空中的浮云,都有影子。

    换言之,暴君这种秘术,可以从天外的浮云影中消失,却可从萧羽身上的影子处出现,无声无息,就能近身!

    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杀术,配合上魔化之后肉身比兵器还要恐怖的暴君,他能轻易伤到萧羽,而后又能从容退去。

    萧羽收起星辰,收起六印,便是因为这些东西也有影子,是以他的星辰不仅无法护体,还会成为暴君近身的手段!

    不过,察觉到这种手段,也只是能让萧羽捕捉到暴君的身影,论肉身,暴君的魔体比神体更加恐怖,否则萧羽也不会轻易被他所伤,因此即便能够捕捉,他要伤暴君,也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此前的两次回击,萧羽在还手之时,都是同时动用了四力,并且在这四力之中,他还在手臂上加上了可压制修为的天缺指,令暴君的修为有片刻的不稳,再加上,他凝出体内的凰纹,加持在手臂之上,此外,还运转了不灭阴阳经,将死亡之力加持于手中。

    这几种力量相合,他才能够在暴君出手的同时,同样也伤到暴君!

    “以前的路,虽然知道走了许多弯路,但现在临时弥补已经晚了,眼下唯有动用身上所有可用之力,战胜此战!”

    萧羽此刻想的,已经不是落败之后会怎么样,而是如何能够战胜。这种心态,和他一开始时的心态,是完全不同的。

    “嘿嘿,看来你我的手段都已用尽了,这样打下去,每次出手似乎都是两败俱伤的结果,那就看看是我们谁先倒下了!”

    暴君疯狂的笑着,在大笑之中,他再一次扑向了萧羽,如同一头疯狂的异兽,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凶性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又一次,二人一起受伤,一同染血。

    战到此处,他们手段尽出,竟用上了这种两败俱伤的方式,双方出手的同时,自己也必然会受到重创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们连续出手,双方都如同化身为最凶悍的异兽,每一次扑出,都会从对方身上互相撕下血淋淋的肉块!

    这样的战斗,别说是那些年轻一辈,就是那些老辈王者,甚至是天王,观战的时候,都是脸色阵阵发白,一个个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如此血腥狂野的战斗方式,即便是他们,都感觉太过残忍,这种残忍不单单是对对手,也是对自己残忍!